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连池 > 文人雅事

我和阎肃“隔山”侃

更新时间:2016-01-01 14:04:00点击次数:



我们正在忙着国庆,阎老来了!他是为写五大连池市歌专程采风来的。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有幸陪阎老两天,我不懂音乐,就与阎老“隔山”侃了两天。两天时间,让我感受到了阎老的博学、智慧、豁达、诚恳、谦逊、乐观、幽默,那是智者对生命、生活、事业乃至于使命的严肃尊重。


阎老,何人?阎肃是也!77岁的阎老,头上罩着重重的光环,他是著名的剧作家、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剧协副主席,中国音协委员。阎老著作等身,脍炙人口家喻户晓。歌剧《江姐》、《党的女儿》,京剧《红灯照》,歌曲《我爱祖国的蓝天》、《雾里看花》、《敢问路在何方》、《故乡是北京》------都出于阎老之手。十多年次策划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多次担当中央电视台文艺节目的评委更让阎老红的发紫。






下面是作者和阎老爷子的“隔山”侃:


作者:阎老,你写了大半辈子歌,你的歌为什么能写的那样平易动情,让不同年龄的人都喜欢?


阎肃:我不计生冷,兴趣广泛,文学、曲艺、戏剧我都喜欢,好看的书我都爱看,好玩的我都爱玩,多大年龄的我都跟他玩儿,有热闹我就爱凑。我爱交不同年龄的朋友,20多岁的我也和他们玩儿。比如我去和他们听摇滚,“黑豹”“阿里郎”这些人我都认识,对我都挺好。看的多、读的多、经历的多,了解的多,这给我写歌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比如川剧中的很多名段我都能背下来,那些大白话说的入情入理。有一出川剧写文天祥被押赴刑场斩首,元朝派个降臣来劝文投降。那降臣讲到“君事臣,妻事夫,曰忠曰爱;死男人嫁男人,有何不该啊!”这很符合降臣的心态,合情合理,老百姓听的入情入理。我从中悟出不少道理,我想写歌就该合情合理,让听众听的入情入理。


写歌最理想最好的是自己动了真情。你真得先从心眼里感动了,动了真情了,你爱了,你恨了!你光用嘴说我爱你,那没用。老百姓不理你的歌,说明你的词还飘在表面。中国现在写词的太多了,上至七八十岁,小到七八岁,大家都在写,那得动真格的。以前,有许多歌颂毛主席的歌,都很好,都很受欢迎。“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他动真心真情了。现在,有些写歌的虚情多、口号多、玩怪的多,一些人急功近利 老想自己出名。


我写歌也在寻找不同年龄听众共同的“兴趣点”“趣味点”上下工夫,在扩大受众面上下工夫。不过很难。我从《十五的月亮》得到些启示,要追求歌曲表达情感的相通性。这首歌不仅是写夫妻离别相思的,师徒、朋友、情人都行,感情是可以借用的。所以我写打假的歌,就写成了《雾里看花》这样,要写成“我们不买假货,我门不卖假货------”那就完了!


要写好歌也得打好文学底子,尤其是古典文学底子。我小时候在天主教修道院学习,学的是数学、拉丁文、国文。教我国文的是一个清末秀才,我等于念私塾一样,所以古文的底子打的很好。搞汉文学一定要把古文底子打好。毛泽东、鲁迅、周恩来、古文底子都很厚,巴金、田汉等也是学贯中西古文底子很厚的。《唐诗三百首》、《文心雕龙》等名著要熟读。没有底子只是剑走偏锋是不行的。现在一些少年作家底子不厚,如此下去长不大长不高。


我写的歌,也有很多人家不喜欢不爱唱的,很多不行的你们也不知道,不是说把把灵。




作者;现在网络音乐正在兴起,网络音乐人对传统音乐人是不是一大挑战?他们的价值取向和贡献与传统音乐人有什么不同?


阎肃: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现在人们还有些在出牒子,一般是卖不出的。一张牒十几首歌,听众喜欢的往往就一两首,因这一两首歌买一张牒听众以为划不来,最省事的是在网上下载。象《两只蝴蝶》给有关公司挣了一个多亿,庞龙买来的也挣了几千万。单曲下载一次一两元,中国十三亿人下载的老鼻子了。网上音乐人大多不是为艺术而艺术。他们的歌并不想传至下代流传千古,不想40年后有什么人唱,好使4天就行了,就是要个命短,好出新的。流行歌曲不要求长久。象《老鼠爱大米》《狼爱上羊》《猪之歌》都是猎奇玩玩而已,将来很难会有一点痕迹,一个笑话而已。现在时代发展的很快,一种人还在为艺术奋斗,一种人就是为挣钱而“艺术”一下,他们不追求对艺术本身的贡献,我今天挣了三千万,日子过好了就行了!什么理论啊、声乐啊,管那干吗?我们这代人年龄大了,不和人家抢钱了,也抢不着人家的钱,就是守着音乐完成任务了!哈!哈!




作者:最近无论从中央台的音乐赛事还是大型的文艺活动来看少数民族音乐、音乐人、歌手都很活跃,其中原因在哪?


阎肃:这是因为东北有些事还没重视起来,西南几个省比较重视中央台。云南就是,它的一个副书记是藏族就是拼命的硬拱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就是他拱出的结果;贵州也不甘落后,也开始攻中央电视台,于是有了“多彩的贵州”等节目进北京;广西更不甘心,它是歌舞之乡啊,它也来劲了;后来四川的羌族也动起来了。这些省的少数民族多且能歌善舞,出了很多新人。再加上已活跃多年的山西、陕西信天游,内蒙古的歌手的出现,就成了现在的这种局面。当然,这里少不了一些民族音乐研究机构和媒体的推波助澜。




作者:阎老,您策划了十五六台央视春节晚会,同志们称您是“春节晚会专家”,您从专家的角度看,“春晚”在全国人民心中的分量如何?还存在哪些问题?


北方人尤其是北方的农民爱看,南方的人不这样。如广东、福建包括广西的一些地方,人们不感兴趣,看不懂也不愿意看。广东人春节逛花市,内地一些大城市,如上海、北京的一些年轻人去搞洋的,去酒吧、去夜总会、私人聚会、开PARTYl啦,剩家的老头、老婆爱看,一边看,一边打麻将。实际上有三种人爱看,第一种人是北方猫冬的农民,东北的、华北的、西北的;第二种人是部队的战士;第三中人就是海外思家思亲的。


现在“春晚”存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老一套,没新面孔,不能出新。这主要原因就是现场直播限制的。春晚的广告收入每年近四个亿,老板要来露脸,还有一些需要露脸的人还要来露脸,场面越来越大,就得大歌舞。第二就是层层把关的太多。一些有楞有角的都砍了。其实,这炒饭什么时候放酱油、什么时候放盐、什么时候放胡椒面是厨师的事,你董事长、总经理管他干吗?你只要让他做出这道淮阳菜、那道四川菜就可以了。春晚也一样,就怕在外行管内行的情况下,有些人把它提升到政绩的高度对待。


大家也曾经在内容改进上做过很大的努力,想让他“俗”一点,这又涉及导向的问题。也想从最基层挖点东西上来,真拿上去真不行。中央台是大台国家的大牌台,一些人拿上去他自己都肝颤。虽说赵本山也是来自最基层,那是个“怪胎”,赵本山太少了。有些基层的东西地方性太强也不行。有人曾说“春晚”把中央台变成北方农民的电视台了,大家就挖了个四川小品来试试。几个演员在四川都是忒有名的,小品也是他们自己编的,在四川演的是人仰马翻山崩地裂,调来审查时,演出现场除我没人笑,都不懂四川话!不同的文艺形式和地方语言对不同地区的观众都有制约性,使一些精彩的幽默幽默不出来。


开始策划“春晚”的时候,老百姓还都喜欢,那时可娱乐的也少,整着也有劲,现在越来越不好整了。以往,媒体把“春晚”炒的也过热,把观众的期望值提起来了。据说2007年的还能好些,说可以松一些了,但也不能抱太多的希望。




作者:阎老年轻时就这样豁达、诚恳、乐观、幽默,随着您成就越来越大,名望越来越高,您却始终能保持这样的性格,秘密在哪里?


阎肃:改不了拉,也不愿意改了。我的性格的形成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和一把子人在一起共事若干若干年,守着铺儿一干就是多少年,这样心态好些。我55年到空政一直没挪窝,这个转业了,那个调走了,我还是在那老地方,我成了八朝元老了,团长一个个都上去了我还是我,这与心态的养成有很大的关系。老想换地方,总想上去,这山望着那山高就很难养成我这心态了。我就在这始终搞创作,就经营我那一母三分地,很简单。努力把每次任务搞好,给我级别我就要,从来没争过。往“高处走” 不一定对每个人都适合,要立足自己,只要努力了,做什么工作都能从中得到乐趣,使自己快乐的生活。也有首长让我去当什么什么长,我说不行,我干不了。我无奢求,不想怎么怎么的,只想乐呵呵的把眼前的事干好。有滋有味的生活,快快乐乐做事多好!




作者:阎老,您已经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名人了,而且电视人更是对您情有独钟,这是不是与您的学识和品格有直接的关系呢?


阎肃:那都是电视惹的祸,谁在电视上总鼓捣谁都会家喻户晓。电视台喜欢我,不外以下几个原因。第一,我是个杂货铺,哪样都不精,那样都懂点,西洋音乐、中国古音乐、戏曲、曲艺、文学我都懂点,电视台最喜欢这样的人。第二,我不较真,有饭就吃,盒饭也挺香,没有也不闹,我这么个人他当然喜欢我。第三,我比较本分厚道,我不洒汤不漏水的,做事让人相信,让人放心。本分很重要!50多年中,我有10年左右被调到样板团工作,几个样板团我都呆过。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剧本我整的,北京京剧团搞《沙家浜》和中国京剧院的几个戏我都在那儿呢,我给京剧团写了很多。江青动不动就“阎肃呢?”,但我始终不往前去拍马屁。送宝书、想接近什么人、攀高枝从来没有过。我就老老实实的用心写戏。“四人帮”垮台了,我最干净。写《党的女儿》时,我就堂堂正正干干净净的一心一意的写剧本。尽管有人出事了,一些人跟着吃瓜落,我还是我。


一个人要做出点事,天分、勤奋、缘分、本分缺一不可,本分更重要。这四点具备了,你就会永远快乐!




我和阎老分别后,还时时回响起爽朗的笑声。时时想起阎老的那首诗:“阅历即财富,主动便自由。啸傲任风雨,沧桑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