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连池 > 小说

捡煤核的丫头

更新时间:2019-10-19 15:13:00点击次数:

丫头不记得是从几岁开始捡煤核,只记得15岁那年初三毕业就不再捡了,也不记得捡回多少筐了,只记得打记事起家里就没买过煤。也不记得有多少个日子,凛冽的西北风吹到脸上,像刀割一样,没过膝盖的大雪使得她寸步难行。今天回想起来,感觉一切就像是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

冬天天不亮就会被妈妈叫醒,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几点,只知道摸黑就能把衣服穿好,戴好围脖和手闷子。妈妈每天喊她起来的声音就像是军人的冲锋号,没的商量,只能向前冲。推门出去,顺手拿起昨天晚上放在门口的筐,筐里面永远会躺着个懒洋洋的耙子,只要是冬天,每天就机械地重复这个程序,大脑根本不用去思考。

乍一出门就会情不自禁地打个寒颤,可还没等走到大门就适应了。出去大门后自己就能从外面把大门挂上,因为大人们为了方便出来进去的都会在木头门上挨着门插的地方做一个能伸进去一只手的小方口,被掏出小方口的地方会钉上一小块稍微比方口大一点的黑胶皮,手从外面伸进去就能把门挂上。

挂上大门的一瞬间,她的身体被黑暗包围起来,一起被包围起来的还有那颗充满惊恐而“咚咚”直跳的小心脏。越是害怕所有的声音听得越是真真切切,好像有一种被放大的效果。

天上零星地洒落着几颗小星星,不时地调皮地眨着眼睛,也好像在嘲笑着丫头。狗彼此起伏的叫声、心脏的跳动声、刷刷的脚步声,还有远处的马蹄声,真可谓声声入耳。

就是这些声音伴着她一路小跑着奔向油米厂。每次跑到煤灰堆旁,几乎都是烧锅炉的叔叔刚把煤焦用手推车推出来。她刚到,就陆续来了几个小伙伴,天虽然黑,但能看见还没有被完全用水浇灭还有些发红的火炭,在冒着热气。

因为天黑没法看清楚,辨认不出煤核,丫头凭经验只能用手掂量,煤焦稍微比煤核重一些,拿到手里立刻就能感觉出来。右手拿着耙子一下挨着一下地挠,不可以东一下西一下的,那样会有漏掉的煤核。左手往筐里捡,左右手配合得是那样的默契。就这样右手的耙子不停地挠着,左手不停地捡着,筐也快捡满了。随着耙子一下一下地挠着,赶走了寒冷,驱走了黑暗,天也跟着一点一点地亮了。

原有的煤灰堆就这样让她们前来捡煤核又互相不认识的小伙伴像愚公移山那样地给换了个位置。

没有了刚来时的黑暗,她的心也跟着亮了起来。她会尽量把筐装得像小山一样,然后吃力地挎着筐往家走。

回家的路上她总能遇到好心人,说:“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小挎这么大的筐。”要帮她抬会儿,她会不停地点头,说:“谢谢!谢谢!不用!我能挎动,不累!”因为出汗,脸上被她用手闷子划拉得黑一道白一道的,像个花猫。

丫头被不同的好心人的举手之劳温暖着,心里想:等我长大了,一定也要帮助别人,人一定要知道感恩,知道爱出而爱返。如果煤核捡不满筐她会再捡一些小木头块,尽量把筐装满。她不想妈妈看到没捡满筐而失望的眼神,愿意看到妈妈笑着说:“丫头,捡满筐了啊!”这样她们家就有烧的啦,她会把筐里的煤核倒在爸爸事先穴好的穴子里。一开始穴子矮,还好往里面倒,她吃力地把好筐梁,往下一拽,再一掀筐底,“哗”的一声,煤灰四溅。时间长了,捡的多了,穴子围得也高了,她要踩在事先摞好的几块砖上翘着脚尖往里倒,非常吃力。

她的个子比同龄人的矮,可她的筐和别人的一样大。

还记得丫头刚上初一的时候分班,老师要点名把学生带回班级,念到她的名字的时候,她喊“到!”老师听到了她的声音,却看不到她人。周围的几个学生让开一点,老师看见了当时只有1.33米的13岁她。她的外号在这一刻诞生了——小不点。

还记得最初出去捡煤核,心里是有些不高兴的,她们家前后趟房的狗还是左右邻居家的狗也会出来欺负她,突然窜出来,追着丫头咬,她一边哭一边往家跑,嘴里还不停地“妈呀!妈呀”地喊。妈妈听到她的喊声训斥她说:“一个狗,你怕什么呀?”她的眼泪突然停止了,转身离开了家门,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刚才的狗呢?快出来吧!咬死我吧!”现在想想丫头觉得当时自己挺不懂事的,其实当时的孩子被狗咬是经常的事,也没有几家给孩子打狂犬疫苗的,大多数都是用肥皂水洗洗。

每天早上的时间都很急,过得也很快,捡完煤核回到家后,一切都要快。丫头不想上学迟到被罚站,会难为情的。晚上放学后,把书包放下第一件事不是写作业而是去拿筐,去捡木头块。木头是家里每天引炉子必须用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丫头的童年还没来得及和小伙伴们好好地跳一跳皮筋、藏藏猫猫、抱抱洋娃娃(这在当时是异想天开,大多数人家都买不起,妈妈忙于生活也没时间给她们做个布娃娃)、打打口袋、在妈妈怀里撒撒娇、被爸爸抱一抱、抚摸一下头,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去了。不过每次她捡完木头挎着筐回来,看见小伙伴们玩,她还是会把筐放下,就当歇一下,看一会儿邻居家的小伙伴跳皮筋。她是不敢跳的,让妈妈看见会说她的:“还不快回家写作业!”

本子、铅笔永远都是不够用,本子永远都是使了正面使背面,认真地写好每一个字,写错了还得用橡皮擦,那是要花钱买的。她每次买这些学习用品的时候都要看到妈妈高兴了才敢说。虽然本子只有7分钱,橡皮又好看又好用的只有5分,但她只能用2分、3分的。但丫头没觉得委屈,家没有那样的条件,哪个爹妈不想给孩子最好的,她得为家里分担,做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

丫头感谢父母给予了生命,出生在自然、淳朴的小城镇,有慈爱的父亲和善良的母亲,以及疼爱她的兄弟姐妹。尽管时常因贫穷而感到无奈,但质朴的生活,浓浓的亲情,造就了她坚韧、顽强、热情、善良、开朗的性格,使她能够以她的真诚和勇气去面对以后的人生。生活也是公平的,那个年代无形中教会她很多道理:一个家庭要团结,每个成员都要有责任感,才能度过艰苦的岁月,日子也虽苦尤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