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连池 > 小说

微小说《笃笃笃 》

更新时间:2019-09-14 15:08:00点击次数:

一夜北风携来了一夜的雪,覆盖了整个院子,不知道太阳是怎样穿透雪雾的,早晨那样笨重,现在却轻盈地跃上了三竿。尽管和雨雪已经是老熟人了,雪看老了她,她也看老了雪,寂静的屋内还是有一双苍老混浊的眼睛隔着南窗渐渐消逝的窗花,窥视着被隐藏起来的她熟悉的一切。

屋内除了崭新的电视和与她一样衰老的老式挂钟,就只有她日渐增加的年龄。老伴去世十多年了,工作在外地的大儿子怕母亲寂寞,买了52英寸的电视陪母亲解闷,虽然在外地,大儿子还是每月都会回来看望母亲的,自从老伴过世后,尽管大儿子大女儿几次来接,住惯老屋的她就是不想去,她总说,习惯了早晨一出屋就有鸟儿的歌声,习惯了夜晚一出门就能望见的星星,即使不开灯,心里也是明亮的。住进了楼房,就像人类圈养的家畜,不是退化就是慢慢走向死亡。当然,舍不得的还有她那曾经养活了一家人的菜园子。拗不过母亲,离她最近的小儿子,自然而然地搬到了老屋义无反顾地挑起起了照顾老人的重担。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依稀传来。一定是老儿子回来了!想到老儿子,老人心里异常高兴,小儿媳在外地陪即将高考的孙女,小儿子在铁路上工作,单位离家50里路,如果是夏天,儿子无论多远都会骑着那辆除了喇叭不响,哪里都响的摩托车回来亲自下厨做上两个拿手菜陪母亲吃饭的。一定是小儿子回来了!老人三步并做两步,尽管腿脚已经不灵便了,但她还是麻利地穿过狭长的院落,去给儿子开门。自从老伴去世后,十多年了只要小儿子上班,总是会叮嘱母亲锁好大门,除非有时忘带了钥匙。一定是小儿子忘带了钥匙!老二啊,又忘带钥匙了吗?老人边问边披衣走向大门,门外除了刮过的风声,并没有人回答,老人看了看照常栓上了大门。

“笃、笃、笃”,刚走进屋内,发丝上的雪花还没化尽,敲门声又再次传来。小儿子走时说了,今天中午单位会餐,不回来吃了。老人恍惚想起了小儿子早晨出门时说的话。没准是大儿子回来了,他每次回来都不固定,一定是今天得闲了,老人趿拉着刚要脱下的鞋,匆匆地又去开门。老大啊,是你回来了吗?风停止了呼啸,只有邻家的狗吠了几声。门外,回答她的只有挂满雪花的柳树枝条,零星地散下几片顽皮的雪花,老人有些失望,步履蹒跚地回到了屋内。“笃笃笃”,敲门声再次传来,不用说,肯定是老姑娘来了!如果是大女儿和二女儿来,总会提前打电话告诉的,虽然80多岁了,老人就会提前烧好了炉子,生怕这些住惯楼房的女儿受了委屈。只有小女儿古怪精灵,总是出其不意地制造一些惊喜,小女儿虽然调皮了些,但是和几个哥哥姐姐一样孝心,不管工作多忙,三十多年来每周六都会风雨不误地来陪伴她的,哪怕只是匆匆的一顿饭,哪怕只是拉着她的手说上几句暖心的句话。只有她来时,才会敲了门后悄悄地藏起来,等她回来到屋里,小女儿已在屋内笑得前仰后合。小女儿虽然调皮,却是她的最知心的人,是被她捂在怀里的小棉袄。三丫头啊!别搞怪了,又开始折腾你老妈了!嗔怪声伴着笑声飘到了门口,门外异常地寂静,只有那束耀眼的阳光,没有了阻挡,放肆地闯入院内。找遍了院外,老人无奈的栓了门……

刚转身,“笃笃笃”,敲门声又从身边响起,老人环顾四周,还是没发现什么人。“笃笃笃”“笃笃笃”的声音连续从老人的右侧,邻院那座闲置的院落传来,自从春天邻院的小夫妻搬上楼房,这座院子一直空置着,老人决心看个究竟了。“笃笃笃”的声音还未停,老人竟有了捉贼的想法,悄悄隔着邻院稀疏的木栅栏,她看到了一只白色肚皮,比麻雀大了许多的鸟,正在用尖尖长长的嘴,不停的啄着。

“原来是你啊,遛了我好几趟!”老人开怀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