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连池

又见石榴花开

更新时间:2021-04-27 10:08:44点击次数:

                                         刘艳杰

“运笔不灵看燕舞,行文无序赏花开。”可眼前的这盆石榴花花繁叶茂的景象距之前已六年光景了。这还是我的同事关姐退休回家前赠送给我的。关姐说:“杰,你家儿子要举行婚礼庆典了,正好这盆石榴花赠送给你装饰婚房,寓意富贵美满,多子多福。”我看着它,心里自是异常欢喜,暖意萦怀。只见石榴的树姿优美,枝叶秀丽,繁花似锦,色彩鲜艳,两个圆圆的石榴果悬挂在枝头叶稍。就这样,它迎合着儿子婚期的到来,从春天开到寒冬。

不曾想这盆在关姐手里长势良好喜人的石榴花自从搬入我家,年年春天盼花开竟是岁岁花寥寥,叶子也不及当初那么光鲜亮丽嫩绿诱人。这让我很失望。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有人说火命不适合养花养草。按他的逻辑土命的该适合养花。也没见都养得好啊!简直是风牛马不相及。眉梢紧锁的我机灵的上网查询:石榴盆栽宜浅栽,需控制浇水,宜干不宜湿。生长期需摘心,控制营养枝生长,促进花芽形成。好嘛,原来是自己不掌握养花技巧,不懂得花的生长习性:肥力不足,浇水不当,修枝剪叶不及时造成的花少叶萎失了精神。

石榴花在我家六年了,六年里始终没有出现过刚接手时那样的枝繁叶茂花团锦簇。不开花我索性把它当做一株草一棵树来养,看看生命的绿意也蛮不错的。从最初的那一眼红艳到如今的花开满枝整整六年过去了。我盼望它花开结硕果就像盼望铁树开花似的期待得好辛苦。

欣喜总是意外而猝不及防的。2017年春天,窗台上的那盆石榴花在无人理会下悄无声息的盛开了,火红的石榴花凌枝漫叶,有羞涩地打着朵的,有半开半阖的,也有红艳艳正盛开着的。花开半态偏妍!一眼看去浓绿丛中点点红,动人春色依然多!

石榴花陆陆续续的绽放让我格外的激动兴奋。每每闲暇之时我都要走到近前仔细察看一番:石榴花的骨朵像一颗颗长粒珍珠,外面老绿但开出的花朵却是红艳艳的,浅黄的花芯娇嫩无比。落花之后在花蒂的部位结出一个小果实,慢慢长大成观赏石榴。大的如婴儿拳头般,小的如玻璃弹珠一样。圆圆的,前端像一个收口的酒壶。只能观赏,一般是不用来食用的。

据说北欧至今还流传着一个有关石榴的爱情故事。神话中美与爱之神,涅尔德的女儿芙蕾雅,化身奥都尔的妻子。曾领导着勇敢的女武神瓦尔基里们,在硝烟弥漫战场上,挑选人类世界的英灵。后来奥都尔独自离开居处,芙蕾雅一人孤独地守在家中,伤心落泪。

她的泪水滴在石上,石软,滴在泥土中泥土化为金沙,滴在海里则化为透明的琥珀。

无数个日夜的等待,也未能等来奥都尔归来,芙蕾雅最终独自出门寻找。她走遍了世界各地,伤心的眼泪伴随着她寻找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后来终于在阳光照耀的南方石榴树下,找到了奥都尔,那时芙蕾雅的快乐就像新娘一样无比的甜蜜。为纪念石榴,直至今日北欧的习俗中都沿用新娘出嫁时要戴上石榴花。

正因为石榴花美丽古老的传说加上它寓意吉祥富贵子孙满堂的话语,让我内心又多了一份虔诚的期待。甚至笃定儿子今年考去天津工作,如六年前儿子新婚燕尔时的幸福甜蜜一样。从此我们家的日子将和和美美、红红火火、家业兴盛!

越是这样想,欣喜之情越是浓烈,久违的亲切感也由然而生。石榴花的再度盛开在我的内心又增添一份重重的情感砝码,也让我执拗的坚信无论是石榴花还是我们,都将拥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