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连池

五大连池随想曲

更新时间:2019-07-05 16:20:09点击次数:

初秋序曲


五大连池的初秋是柔软的、随意的、安谧的秋。

此时,山上的树开始变色,红蓝黄紫,随意点缀在绿色的主板上,完全没有深秋的喧哗与齐整;风掠过桦树林的顶端,树底下的青苔与阳光的影子纹丝不动,连石龙河边的芦苇在风的抚摸下也只是欠下身罢了。风刮不到天上去,白云就懒懒地贴在蓝天下,一动不动,像一只只昏睡的小猫咪。温泊里的水偶尔泛起涟漪,大多数时间则扯住岸上的树啊草啊,让它们的倩影沉在水中,与游鱼共娱。水草与苔丝不知是顺水还是顺风,舞动着婀娜的身姿,它们兴许也是可与大妈们的广场舞相媲美的。广袤的田野间,黄的是刚割的麦地,绿的是正结荚的大豆,新品种的高粱才一米来高,挺着淡褐色的头颅,默默地承受着正午的阳光与早晨的清露,等待着修成正果,披上红色的袈裟。

初秋是等待的轻风,它如一抹轻麈,拂去夏日里疯狂生长的疲惫,抹去征人身上的酒痕。

初秋是丰收盛宴即将开始前的序曲,短笛清引,直遏青云,后续的将是红红火火的喧天锣鼓与色彩斑斓的田园进行曲。

初秋是青春向中年的过渡,它一半在不停地跃动,一半则盼望着踏入成熟。



黑石主题曲


如果说五大连池是一幅画,那黑石就是主色调。如果它是一首曲 ,那黑石就是琴上的黑键,能奏出乐曲中的主题与高潮。五大连池周围有规律地坐落着十四座休眠火山,它们送给人类最好的礼物就是黑石。

龙门石寨的黑石是史前的布阵图,那里的黑石成列成阵,排山倒海般铺排开去,直看得你热血沸腾,脑门发烫。火烧山保留着的大面积的“喷气锥”和“喷气碟”,令人遐想起外太空的荒凉图景,神谜而荒诞。温泊中的排状与爬虫类火山石,更是火山湖泊的稀有景观。最令人惊心动魄的是老黑山的石龙石海,那由火山熔浆流淌出来的黑石如波涛般翻卷着,翻出各种各样的花式,千姿百态。有时是深壑细沟,有时如怪兽森林,有时是铁戟钢钺,有时又如碎花锦堆。那石黑的粗砺,黑得油亮,黑得使人恐惧,黑得令人神往。那种汪洋恣肆与波诡云谲的情状在世界上任何火山地质公园中都属罕见。

面对黑石阵、黑石浪,你似乎觉得彷佛要窒息了,此时,天马行空地想象史前历史与火山景观就是最好的选择。

民间传说黑龙江上存在着为民除害的“秃尾巴老李”的黑龙,而我宁肯相信这黑龙后来遭到了作恶多端的白龙的报复逃到了老黑山下,当它们再度恶战时,黑龙使出了它的杀手锏,从自己的肚脐中扯出了闪电般的火剑,一泄而出,宁可牺牲自己,也将白龙斩为五段。我想象这老黑山就是那黑龙巨人,那喷出熔浆的地方正是它的肚脐,那被斩为五段的白龙就是这五大连池的尸首了。白龙终于也化害为利,永远为民造福了。

这自然是我要适应IP时代创造的故事,但从见到那蜿蜒十余里的石龙,这故事、这形象便驻扎在我的脑海中了。

在火山口与黑石阵里,见到最多的是火山杨,它以顽强的生命扎根在石缝里,极少极薄的火山灰成为它的养料,它就那样倔强地昂首挺胸,几百年又几百年地生长下去。此生彼灭,此灭彼生,大自然本身就孕育着往复无穷的生命力,这是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也是我们的祖宗早就告诫过的“道法自然”的上乘体现。尊重自然,遵从自然,与自然共生共存,保护好地球的每一处生态环境,这是五大连池可持续发展的规则与定律,也是我们共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不二法门。

黑石主题曲奏响的又何尝不是我们时代的主题曲吗?



池水幻象曲


五大连池,自然是因为它们是由五个火山堰塞湖相互串联而得名的。由于湖水清澈透明,加之水下不同地质状况的映衬,池水的颜色也呈现不同的状貌。在山顶远望,它们如一串碧玉珍珠,镶嵌在广袤的绿野之中,秀丽端庄。当走近它们身边静观,慢慢体味,却发现它们有不同的性格和特色,更不用说在春夏秋冬四季里还有着不同的衣装与色相。

头池是莲花湖,与二池燕山湖一样,池水呈淡绿夹棕色,走近它们,仿佛伴着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剑客,淡雅飘逸,风度翩翩。三池是白龙湖,岸上石丘、石龙、石幔、石花倒影在棕色夹浅黄色的池水中,仿佛如经历丰富、满腹经纶的中年状元。四池与五池,湖面开阔,沙底平缓,碧水静卧,鱼类丰富,这就如那静观天下风云又能无私奉献终生所劳的老年渔父。五大连池的池水还会随物赋形,流经之处,会出现神秘的幻象种种。流入温泊,它化为了晶泊、碧泊、丽泊的娇娆多姿,仿佛一个个如花似玉的模特,走在石龙台地的T形台上,以蓝天白云为幕布,揽髻照镜,佩玉叮当。流入药泉河,它又化身为手提神壶,救人于危难与困境的药师,怀观世音慈悲之心,行救死扶伤之举。那个神鹿指引达斡尔青年猎人发现药泉的故事,如敦煌壁画里的九色鹿故事一样,启人开悟。

五大连池的池水当然是流不到南格拉球山上去的,但在那山顶却有着神秘的天池。我想象那天池也应该是与五大连池的池水相通的。既然五大连池的水底常有“石龙”断层涌泉,使得湖水旱时不降,四季常满,说不定它也会暗度陈仓与天池之水连袂踏歌呢?不然的话,那位于山顶的天池,怎么还会有倒长鱼鳞的神鱼呢?如今的天池被无数水草所掩盖,只留下几块水面,它就像一个披着色彩斑斓的神衣正在求雨的萨满,眼神迷离,望着庞大的星空,祈求上苍的眷顾。

五大连池之美就美在这无数的幻象。


蒋述卓, 文艺评论家,学者。文学博士。文艺学专业博士生 导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教育部第四届国家教学名师。广东省优秀社会科学家,国家社科基金评审专家委员会委员。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兼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海外华文文学与华语传媒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基地(暨南大学)主任,暨南大学原党委书记,副校长。

同时还兼任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副会长,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名誉主席, 《 文学评论》、 《中国比较文学》、《 中国文学研究》、《文学与文化》等杂志编委。
已出版的学术著作有《佛经传译与中古文学思潮》、《佛教与中国文艺美学》、《 宗教艺术论》、《中国宗教艺术论》(英文版)、《在文化的观照下》、《二十世纪中国古代文论学术研究史》(合作)、《城市的想象与呈现》(合作)、 《传媒时代的文学存在方式》(主编)、《 文学批评教程》(主编),文学评论集 《诗词小札》等。发表学术论文及文艺评论文章200余篇。